【转载】最后的激昂:我们不应该闭嘴

发布于 2020-02-17  150 次阅读


本文转载于:https://www.mhcf.net/984.html

版权归作者所有,按照 署名-非商业性使用-禁止演绎 3.0 中国大陆 (CC BY-NC-ND 3.0 CN) 协议共享。

最近很多事情不断串联起来,让我下意识写出来这些文字。而这一切,是官微关于李文亮医生发的简讯里,热评仅仅一个“哦”字,让我听到了一种笑声;是朱一旦发布的短视频,如有雷同与现实二字,让我看到了无奈;是一切的事情再没有了追踪报道,不论是大G走在故宫还是什么其他......旧事莫再提,往事莫当论,毕竟,一切没有记忆。

如果尖锐的批评完全消失,温和的批评将会变得刺耳。如果温和的批评也不被允许,沉默将被认为居心叵测。如果沉默也不再允许,赞扬不够卖力将是一种罪行。如果只允许一种声音存在,那么,唯一存在的那个声音是什么?

我们不得而知,但是我们明白,倘若不去努力让一切能够开明开朗,铁幕之后的我们,将不再会思考。倘若失去了思考,那么和猪也毫无区别,毕竟只会长肉。

2019年年底开始的病毒,在人类的历史里只是一粒灰尘,而这时代的一粒灰,落在个人头上,就是一座山。这一座山,多少人妻离子散,多少人家破人亡,多少人一夜之间一切消耗殆尽,回归原点......

有人说我们要追求诗和远方,我们的目标是星辰大海。我们在抬头看天空的时候,也应当看看脚下,看看那坑中无奈埋葬的上万只家禽,看看那血本无归的百姓,看看那多少濒临破产的企业,看看那多少想发声却被消失的人。

莫论国事,莫要忧国忧民,你我一介凡夫俗子,在岁月长河之中渡了自己都是难事,天下事,与我们何干?倘若都与我们无关,那与我们有关的,又有几人相关?依然记得老舍《茶馆》中的莫论国事,在这个一切都息息相关的岁月之中,路见不平可以噤声快走,看见不公可以沉默而过,你我无声,那谁人有声?

你我同乘一辆车,当司机挂上R档时你不作声,当自己踩油门时你装聋作哑,那车毁人亡时也请停止呻吟,这一切,皆是咎由自取。毕竟我们不是坐的五菱宏光,也不是“逮虾户”的节奏在耳边响起,如果不是时代的主角,那就不要心怀侥幸。

 一

2019年12月30日,一位医生开始传播“谣言”,不久后被训诫。此刻,无数人叫好。

2020年1月10日左右出现症状,在2月1日确诊。最后,选择了在2月7日凌晨2时58分(2020.02.06 21:30 UTC+8)离世。

当晚,舆论沸腾。

次日,有口难言。

随后,渐渐安静。

近日,疑问声起。

未来,英雄陨灭。

一切安宁之后,欢声笑语如故,岁月静好。

 二

2020年1月17日,一辆大G碾在历史的砖上。所有的“保护”,所有的宣传,原来只是对着碌碌大众。

赵钱孙李,周吴郑王,我原以为钱是第一。

其实,赵才是。至少,在这九州大地之上,赵是第一。

当然,一切不止于此,也有许多,但终究让人忘记。

 三

一方有难,八方支援。

为了天下苍生,短暂牺牲又有何妨?

很遗憾,在网上买到了我捐赠的东西。

我想做个好人,这么难吗?

罚酒三杯,下不为例。

若有下次,再来三杯。

 四

“面对这天灾人祸,准备好了吗?”

“我们准备充分。”

“我们物资短缺。”

“你们不是一家人吗?”

“我们上下两张嘴,两家话。”

 五

“这是为什么?”

“......”

“你们到底有多少还没有说?”

“......”

“你到底知不知道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 六

天下英雄众多,年轻有为的青年才俊亦然不少。

若是能力到位,哪有什么术业有专攻?

艺术,也是医术。

在这个笑贫不笑娼的时代里,戏子当道,小四上位,也没啥。

 七

“我姓陈,我是公民律师,我要去追求真相。”

真相是什么?

 八

“大人,时代变了。”

 九

地球在转着,一粒尘埃落在上面,没有出现点滴波澜。

一切都风平浪静,但是没有人知道,承受的万物,经历了什么。

倘若一切都是数字,那么数字之外,又有多少惨绝人寰?

若是不惜代价,却只怕自己就是代价。

 十

“你写的东西好像夹带私货了?”

“然后呢?”

“你就知道扯淡。”

“然后呢?”

“闭嘴吧你。”

“如果我闭嘴了,那谁替你说话?”

“......”

“你知道我说的是假的,我也知道你知道我说的是假的,但是我说的就是假的。”

日尼玛,是一个地名,铁路网如是说。


请注意,本文并非按照本博客的CC 4.0协议共享!详情请见文章开头处。


忙碌的高三学子一枚~